|
24 ~ 30℃ 陣雨 陽朔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共享民宿熱下的隱憂:押金糾紛不斷 小豬格式條款侵害消費者權益

發布時間:2019-05-08

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假期租個共享民宿,和好友來場大轟趴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假期旅游出行的火爆,年輕人群作為主力軍更是帶動共享民宿預訂的爆發式增長。

  根據飛豬發布的五一數據顯示,今年五一出行人數同比增長51%,其中境內游增幅51%,出境游增幅達63%。華東地區的人們最愛旅行,占比37%的95后成為出行主力軍,00后則以超過500%的增速成為旅行新力量。

  各大民宿平臺發布的數據都顯示,具有個性特色的共享民宿迎來了新一輪爆發。途家民宿數據顯示,今年五一期間民宿預訂預計同比增速60%以上,目前最熱門的民宿預訂目的地分別為北京、成都等地。小豬平臺的五一小長假民宿預定數據顯示,杭州、武漢、天津、青島等新晉網紅城市則速度迅猛,預訂單同比增幅超過四倍。另外,成都首次超過北京成為訂單最高城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不僅新一線和二線城市在平臺整體的訂單占比顯著提高,鄉村及景區周邊民宿的交易量也比去年同期上升470%。

  在這場共享民宿熱背后,卻伴隨著大量的退押金糾紛、投訴等。有專家指出,共享民宿帶來的安全隱患,以及其針對房客的格式條款正在嚴重侵害消費者權益。

  江蘇省市場監管系統在五一期間接到餐飲和住宿服務投訴舉報為141件,其中住宿主要反映的問題是訂房服務等問題。

  共享民宿繁榮背后:協議默認勾選 退押金糾紛不斷

  共享民宿作為一種新興業態對推動經濟發展,促進鄉村振興起到積極作用。中國網科技發現,行業繁榮的背后也隱藏著隱憂,主要表現在:APP上協議默認勾選、聯系不上房東、房客與房東及平臺之間存在押金糾紛等。

  “五一”假期過后,小豬短租遭到多位消費者投訴,均稱提前幾天取消訂單被扣掉全部預付房費,并且平臺客服推卸責任。

  張女士在其微博上投訴:4月30日她在小豬短租平臺上預定了大理的一套民宿,入住日期是5月3日-4日,后來由于工作值班原因不能前往入住,她在5月1日提前取消訂單,結果其預交的460元全額房費都被扣掉。小豬平臺希望她和房主協商如何退押金,而房主認為不退還押金是按照網站規則來處理。房主和平臺之間相互推諉任讓消費者非常惱火。

  “平臺讓房東自己制定1-7天無責取消規則,而且違約金=訂金=全部房費,真的沒見過!我4月30日訂的時候距離入住時也只有四天,意味著我訂的時候就已經超出無責時間,相當于消費者在預定完民宿后沒有任何反悔機會。” 張女士對中國網科技表示,自己在與房客溝通過程中被對方拉黑,這讓她感到毫無人情味。

 張女士告訴記者,由于和平臺及房東無法溝通出結果,只能通過12315進行投訴。工商局給出的答復是:讓房主聯系張女士,并且只能扣除10%-30%的違約金。但到截稿為止,該房東仍未聯系張女士。

  共享民宿不同于傳統的酒店,這是一種基于互聯網生態產生的C2C模式,平臺作為中介讓房客與房東之間建立聯系,但這樣的模式也容易管理混亂、安全得不到保證等問題,消費者權益容易遭到侵害。

  有消費者反映其到貴陽旅游,準備入住民宿時卻聯系不上房東,平臺客服也給不出合理的解決方案。由于是在“五一”假期,改訂同等品質的房子已經漲價一半多,最后無奈退房并被扣了一半的房錢。“小豬平臺不斷推諉,一方面扣著我們房錢,另一方面對在外面等待的游客絲毫沒有愧疚感。”這位消費者在投訴平臺上留言。

  中國網科技通過小豬平臺預定客房時發現,在確認預定客房之前平臺已經在《小豬服務協議》、《房客規則》、《意外健康保險告知書》等三份協議上進行了默認勾選。

  此前小豬短租CEO在公開場合表達擔憂:“目前沒有法律或文件明確短租和民宿法律地位的時候,行業會受到一些挑戰。如果出現意外,平臺、房東、房客的責任應該如何界定,都是現階段需要解決的問題。”

  從小豬短租CEO的表述來看,該平臺高管對于如何保障消費者權益并沒有清晰的思路,這也導致在產生糾紛時,平臺客服不能積極的跟進幫助解決問題。此前中國網科技就退押金一事如何更好的保護消費者權益,采訪小豬短租公關相關負責人,對方對此沒有任何回應。

 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朱巍對中國網科技表示:“這是一個典型的格式條款,是對消費者是嚴重侵權的條款。按照合同法規定,格式條款解釋要有利于非制定方,就是有利于消費者一方進行解釋。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,規則制定方擺脫自己責任,加重消費者責任的格式條款是無效的。”

  朱巍指出,像房東制定的1-7天免責期,包括完全不退款這樣的行為已經嚴重侵害了消費者權益。雖然在高峰期消費者退房的話,有可能無法把房子租出去。但完全不退款是不行的。

  “另外,如果在協議里有扣除費用的條款,平臺應該再次提醒用戶,用一個醒目的方式標記出來。現在很多平臺沒有特殊性的提示,這可能侵害了消費者的自由選擇權和知情權,這樣的條款本身就是有爭議的。”

  共享民宿安全問題不容忽視 相關法律待完善

  “共享民宿還存在很多問題,比如說治安問題,以前我們住在什么地方都得需要身份證登記,條例已經有明確的規定。但是共享民宿這一塊兒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這個法律規定。” 朱巍說。

  “民宿往往是在居民區,當房東把房子租出去,當別人用來搞Party,就容易產生嚴重擾民現象。” 朱巍指出,像愛彼迎這樣的模式,本身不是酒店卻開酒店,在中國有可能成為一個容納犯罪的地方,如涉黃賭毒。“共享民宿看似是一個共享經濟,本質上并沒有想象那么美好。”

  他建議,共享民宿本質上應該以安全為優先,這個安全不單純是消費者權益保護,還包括社會的治安安全,包括不能成為犯罪的地點,應該遵行實名登記的規則。共享民宿很可能會把過去針對酒店業的法律法規都給架空了,因此相關法律法規亟待完善。

  江蘇省消保委4月底發布的“五一”小長假消費提示,提醒消費者在線訂房時務必看清預訂條款。若選擇入住民宿,建議預訂前向民宿經營者“多打聽”,避免單獨投宿環境復雜的民宿。入住民宿后,留心查看安全通道及安全設施,注意民宿內門窗、鑰鎖設施的安全,貴重物品應隨身攜帶。